嵐御

软萌的小鸭梨? 黄郑

私设,郑轩会打爵士鼓;黄少天会弹电吉他;有自创角

变小梗有

OOC 有  


「嗯? 郑轩怎么还没来训练室训练?」徐景熙问

「......今天就当做算了吧!」喻文州看了看郑轩的座位说「昨天还是阿轩和小卢把我们搬回房的,今天给他休息一下」

「不过......少天,等下打饭给阿轩吃的时候小声点」喻文州对着黄少天笑笑的说

「我知道了啦! 我又不是常常去吵阿轩,我只是多关心他好嘛!」黄少天朝着喻文州的方向嘟嚷着「而且他是我男友,我不关心他,我要去关心谁啊!」

「阿晓,阿轩不在黄少旁边,怎么感觉我的眼睛还是好痛......」徐景熙拉了拉宋晓的衣角说

「我也这么觉得......」宋晓看了下黄少天,转头向徐景熙点了点头,一脸赞同的样子

「等下训练完,就直接去楼下和苏沐橙他们会和」喻文州拍了下手说「对了,少天,要下去之前记得叫阿轩起床」

训练结束

「阿轩,醒醒啦! 都睡到太阳晒屁股了,再不起来就变成睡猪了!」黄少天推开郑轩的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床上那一团棉被「快起来,我帮你打了饭,起床吃饭啦!」

「唔......」听到黄少天说的话,床上的那团棉被动了动,很快又停了下来「再睡五分钟......」

「好,我饭放在桌上,等下你自己起来吃,等等要和苏沐橙他们会和,可别迟到啦! 对了! 等下记得......」黄少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好吵......」郑轩一边说着一边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郑轩?」黄少天看着床上软软的团子问

「哥哥,你是谁?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缩小的郑轩放下揉眼睛的手,歪着头问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 ......苏妹子,快帮忙[团子坐在床上揉眼睛.gif]

沐雨橙风: ......那是......郑轩?

百花撩乱:郑轩怎么变成这样?

流云:......那是阿轩前辈?

涛落沙明:......应该是阿轩

灵魂语者:......阿轩怎么会这样?

王不留行:......缩小了?

风城烟雨:......

生灵灭:......

一枪穿云:......

夜雨声烦:我也不知道啊! 我把阿轩叫起来就看到阿轩变成这样,还不认得我了!!!!!!

索克萨尔:......阿轩怎么了?

鸾辂音尘:心疼喻队

夜雨声烦:啊啊啊!!! 队长我不是故意的啊!!! 

君莫笑:郑轩把黄烦烦下的话都变少了,乐乐你怎么又是第二,还是幸运E,顺便心疼文州+1

沐雨橙风:幸运E第二+1, 心疼喻队+2

海无量:幸运E第二+2, 心疼喻队+3

生灵灭:幸运E第二+3, 心疼喻队+4

冷暗雷:幸运E第二+4, 心疼喻队+5

......

沐雨橙风:等下我过去你们那边,我和秀秀过去会顺便带衣服

「大哥哥你们是谁?」郑轩看着围在自己身旁的人问

「我叫喻文州」

「我叫宋晓」

「我叫......」

......

「郑轩,你现在几岁?」喻文州问着坐在床上的郑团子

「......7岁」坐在床上的郑团子低着头说「对了! 喻哥哥,你们是......?」

「我们是你长大后的队友」喻文州笑笑的说

「喔! 知道了!」郑团子点了点头

「郑轩你怎么不会讶异?」看着郑团子坦然接受的喻文州好奇的问

「为什么要讶异?」郑团子不惑的问「而且喻哥哥你们给我的感觉有种安心的感觉」

「那郑轩你想要玩什么?」喻文州又问「如果可以,我们都可以陪你玩,不过等等两位姊姊过来,要去换衣服喔!」

「真的吗?」听到喻文洲说的话,郑团子猛然一抬头,盯着喻文州,一脸讶异的样子问「你们会和我玩吗?」

「对啊,阿轩你想要玩什么? 我都陪你玩!」黄少天摸了摸郑团子的头发

「我想玩......这个......」郑团子指了指手机上的文章

「案件解谜?」宋晓拿起了郑团子手上的手机一看

「嗯!」郑团子点了点头

「郑轩,这要怎么玩?」徐景熙看玩宋晓递过来的手机问

「解案子,找犯人」郑团子说

「除了这个,郑轩你还有想玩什么吗?」喻文州问

「......打鼓」郑团子歪着头说

「......爵士鼓?」卢瀚文听到郑团子的话,想了下说

看着郑团子点了点头后,所有人一脸讶异

「长大后的我,没有打过鼓吗?」看着身边一脸不可思议的人,郑团子疑惑的问

「何止没有,连我这个......我都不知道你会打鼓,不公平,等你变回来我要听你打鼓」黄少天回过神来,连忙说

「我们连你会打爵士鼓都不知道,亏我们还认识了好几年」喻文州苦笑说

「欸?  还以为长大的我会常常打鼓」郑轩歪着头讶异的说

「喻队,开门,我和秀秀到了」

「瀚文,去开门吧!」喻文州拍了拍卢翰文的肩说

「黄少天,郑轩在哪?」苏沐橙一进房,便朝着黄少天问

「你面前」黄少天指了指床上的孩儿

「欸? 这就是郑轩小时候?」苏沐橙看着床上的团子

「没想到挺可爱的」楚云秀笑道

「大姊姊你们是......?」郑轩听到了两个不同于刚刚接触的声音,疑惑问

「我叫苏沐橙」苏沐橙指着自己,又指了指楚云秀「他叫楚云秀」

「对了,我们有带一些衣服过来给你穿,你要不要先试试看?」楚云秀问

「好,谢谢楚姊姊,苏姊姊」郑团子点了点头说,说完便抓着衣服,跑到厕所换衣服了

等到郑团子的身影不见后,苏沐橙转头问「黄少天......郑轩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不知道......我今天中午帮他打完饭就去他房间找他,他就变成这样,而且他也不认识我们」黄少天说

「那你们昨天有做过什么吗?」楚云秀问

「昨天?」黄少天搔了搔头说「我们就一群人唱歌和喝一点点酒精饮品」

「就这样?」苏沐橙疑惑问

「就这样」喻文州说

「最后阿轩前辈和我一起把队长他们搬回宿舍」卢翰文举手说

「那你们要不要连络一下郑轩的家人啊!」苏沐橙问「郑轩变成这样也要让他的家人有个底吧!」

「不用了......」一道声音插了进来,穿好衣服的郑轩说「我刚刚有和哥说了......」

「那你哥怎么说?」楚云秀问

「哥说他那边处理好会赶过来......」郑轩说

「这样了话,郑轩,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找其他人?」喻文州问

「......好......」郑轩点了点头说

「那你等等牵好少天的手,别走丢了!」喻文州说

「好!」郑轩说完便看到,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并握住那只手

餐厅

「原来郑轩前辈变成这样了,还以为照片假的」江波涛看着缩在黄少天背后的郑团子,感叹道

「前辈......小......可爱......碰?」周泽楷看着黄少天问

「小周说,郑轩前辈小小的很可爱,可以碰他吗?」听到自家队长说的话,江波涛立即补充说道

「那你可要自己问他了,我们早上看到也是这样,几乎不亲近人,话也很少,好像......也不玩电脑」黄少天对着周泽楷、江波涛两人说

「前辈......周泽楷......可以碰?」周泽楷蹲下和郑团子对视问道

「可以......」看到周泽楷后,便躲在黄少天背后的郑团子探出头,点头道

「软软的......」周泽楷摸了摸郑团子的头发说

「少天!」远方突然传来了声音,黄少天看去一个人影跑了过来

「呼、呼,我弟呢?」郑翊予看着黄少天问

「哥......」听到自家哥哥的声音,郑团子立马扑向了自家哥哥怀里

「翊予哥,你终于来了......」黄少天看着紧抱着郑翊予的团子说「郑轩这家和小时后就是这样吗? 话少到几乎可以和周泽楷比拟了」

「小轩的话没有很少才对,还是.......」郑翊予说到一半,便被底下的拉力吸引过去了

「哥......」郑团子抱着自家哥哥不放

「小轩,没事的,他们都是长大后的你的朋友」郑翊予摸了摸郑团子的头

「嗯!」郑团子点了点头

「对了,我们来玩个才艺表演吧!」

「每队要表演三个才艺,郑轩的哥哥,算在蓝雨那边好了」

「我们要表演什么?」徐景熙问

「大家先说你们会的才艺好了」喻文州说

「唱歌」卢翰文、徐景熙等人

「爵士鼓」郑团子

「电吉他」郑翊予、黄少天

「贝斯」宋晓

「那要不要我们用一个乐团,第一个是单纯的唱歌,第二个和第三个看是什么?」喻文州统合着所有的讯息后说

「那第一个谁要唱?」徐景熙问

「我!」卢翰文喊着「我想唱无限梦想」

「阿轩、翊予哥、阿晓、少天,你们OK吗?」

「OK!」

「第二个......」

「我唱OK吗?」郑团子问「不过这首歌有rap,还需要一个人帮忙」

「可以,不过阿轩你要唱什么歌?」喻文州看着郑团子问

「最后的光景」

「那rap我来好了」宋晓淡定的说「我最近才刚练完这首歌的rap」

「那最后一个......?」

「我来好了,小轩,你还记得小时后一起演奏的被改编过的土耳其进行曲吗?」郑翊予看着自家弟弟问

「还记得,哥你要我和你一起演奏?」郑团子偏头想了下说

「那就这样!」喻文州说「翊予哥,抱歉还要麻烦你」

「没关系,偶尔放松一下也可以」郑翊予笑笑说「已经很久没弹过吉他了,弹弹也不错」

写一首摇滚的诗歌

   用岁月的章节来纪念快乐

   雨后的彩虹浮现

   在我们的眼前

   这梦想依旧不变

   ......

   我们说好守住承诺不移

   说好了约定会一直放在心里

   你沉默不语

   远离到我的边境

   看着梦越走越远

   好怕它消失不见

   ......

   说好守住承诺永远不移

   说好了约定一直放在心里

   我不说再见

   停下脚步的瞬间

   手放在左边胸前

   期待我们的梦会实现

   我们的梦会实现」 卢瀚文

那一天文明一夕之间都归零

   黑云永远遮蔽从此没有四季

   巷口的公园变成了一片废墟

   秋千堆满灰烬沉重的荡不起

   ......

   最后一次拥抱你

  心跳呼吸如此靠近

  最后一次呼唤你

  我的眼泪模糊焦距

  黑色的雨

  祷告的声音

  十字架上的泪滴

  只剩我一个人面对这世界

  最后的光景」郑团子

祈祷的手在颤抖

   经文被雨都湿透

   胸前的玫瑰珠链

   碎了一地怎么拼凑

   教堂的钟声沉重 

   告解

   求最后宽容

   走在断垣残壁之中

   只剩信仰唯一出口

   等待

   谁来挽救」宋晓

最后一次拥抱你

   心跳呼吸如此靠近

   最后一次呼唤你

   我的眼泪模糊焦距

   黑色的雨

   祷告的声音

   十字架上的泪滴

   只剩我一个人面对这世界

   最后的光景」郑团子

急凑得鼓声响起,突然穿插了几段电吉他,电吉他音乐中像似带有挑衅的意味,而后的鼓声像是不服输的意味,两者却互相配合,演奏出一段振奋人心的音乐

接后的表演,接二连三的表演完,看了看时间,大家不约而同的解散去吃饭,而在表演结束后几分钟,郑团子便在座位上睡着了

「少天,小轩就交给你顾了,我先回公司一趟」郑翊予将趴在背上睡得安稳的郑团子交给了一旁的黄少天

「好!」黄少天点了点头,接过郑团子,背了起来「翊予哥,路上小心」

「嗯!」郑翊予朝着黄少天点了点头,便走了「拜拜!」

隔天,郑轩也恢复城原本的样子

「阿轩阿轩,你打爵士鼓给我听!」

「黄少天,从我身上下来!」

「你不答应我就不下来」

据说这是某天从蓝雨传出的对话


-end-

无限梦想        

最后的光景     

改編的土耳其进行曲-> 铁克禁卫军进行曲     

评论(3)
热度(11)
喜愛看文的一枚學生

內有的文章也些是同人,也有的是御最近上課的課程內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