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御

雪与樱 周郑 中上

警告 OOC
有 be 有
我把郑轩写死了(请别打我 OAO((躲墙角 对病的描述有任何错误,欢迎指教
私设郑轩有个姐姐
思绪有点跳脱,请见谅


「对了……文州,明天我请4天假,小周要过来」回到房间后,郑轩叫住了喻文州

「好,我知道了,保重身体」喻文州点了点头说「好好休息」

「嗯!」郑轩点头说「明天我和小周住在一块,我会小心的」

「有周队在,我想他也会小心的」喻文州笑道「不过……阿轩,这件事……你有要和周队说吗?」

「还是不要好了,都快要季后赛了,我想先让他专心,而且……医生也只是怀疑,就算是……文州,答应我,别和小周说」郑轩冲着喻文州无奈的勾起嘴角说

「这样周队……」喻文州听到郑轩的请求,皱起了眉头「被瞒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也知道不好受,但……如果真的是这个病,我和小周又能在一起多久? 一年除了夏休期和冬休期外,我们能见到面的机会只有2次,好运一点,在季后赛遇到,那也才见到4次面」郑轩看着喻文州说「更何况我也不想他因为我而分心,还有我也不想看到他愧疚……我只想好好的跟他相处」

「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不告诉周队」喻文州叹了口气说「那妶姐那边,你也该通知她一下,不然到时出了什么事,妶姐她也有个心里准备」

「……嗯,我会告诉姐的」郑轩点了点头说

「那就好,你快吃粥吧!」看到郑轩点头,喻文州笑着说「我先去找少天吃饭,下周我和少天再带你去一趟医院」

「拜拜」郑轩朝着喻文州挥了挥手说「嗯,谢了!」

等到喻文州关上房门,郑轩拿起手机打给了自家姐姐

「喂? 小轩吗?」

「姐,是我」

「小轩等我一下,我用个东西」

「……」

「小轩,你怎么这个时间打给我?」

「姐……我……今天去看医生,医生说我可能得了****」

「什么!」

「姐,这只是可能而已,不一定是真的,我只是想先告诉你,让妳有个底」

「……小轩,姐问你,如果你真的得了这个病,你要不要到姐这边治疗?」

「国内还是可以治疗……我还想继续打,而且我也不想这时候放弃……」

「那小轩,你跟姐做个约定,只要你撑不下去就立刻退役,去接受治疗」

「好……」

「还有一个问题……小周,你要如何解释?」

「我不希望他……为这件事分心,我暂时会瞒着他」

「还是有告诉他的一天吧! 小轩你总不可能一直瞒着小周,小周还是会知道的」

「我知道……但……我还是希望他不知道比较好」

「……我知道了……小轩……小心……」

「好……姐,你注意身体」

「拜拜」

「拜拜」

真烦……我一边想着,一边吃着黄少买的粥

如果真的得了这个病……那是不是……

算了……毕竟还没确定,也别想这么多

「阿轩,起床啦! 小周来了!」

「唔!」郑轩一边揉着眼一边打着呵欠,开了门

「前辈……」

「小周? 你怎么这么早来?」

「不早……10点……」

「欸? 原来我睡那么久?」

「前辈……行李……」

「在衣橱里……」

周泽凯拿起衣橱里的行李,看了下又躺回床上的郑轩,突然想起今早刚到蓝雨,喻文州对自己说的话

「阿轩昨天还在发烧,今天好不容易退烧了,这四天麻烦周队多注意一下阿轩的身体」

「前辈」周泽凯戳了下郑轩的手臂

「……」翻身

「前辈」再戳

「……」埋进被子里

「前辈,起床」手伸到被子里

「唔……再五分钟」

「起床……出门……」

「好啦!我起床……让我换个衣服」郑轩从床上爬起来

「阿轩,我们这周对三零一,记得要提早到」喻文州对着刚下楼的郑轩说「我记得周队这周是对微草吧!」

「嗯……」周泽凯点了点头

「好……」郑轩打了个呵欠点头说

「先去……家?」周泽凯在郑轩耳边问着

「好……」郑轩点了点头说「想去看看雪……很少看到雪」

「明天……B市?」周泽凯看了看身旁的人

「好啊!」郑轩笑着说

回到两人在G市的家后

「想吃前辈煮的饭」周泽凯从后面抱住了郑轩并在耳边低语着

「小周,你想吃什么?」郑轩转头亲了下周泽凯的脸颊问

「前辈煮的都好吃」周泽凯笑道「菜……我买……前辈……清单」

「那我煮……糖醋肉、炒空心菜、虾仁炒蛋、玉米浓汤」郑轩偏头想了下说

「小周你帮我买,鸡胸肉、空心菜、虾仁、蛋、玉米罐头、甜椒」

「好」周泽凯点了点头说「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郑轩笑道

过了半个小时,周泽凯买完菜回到家

郑轩接过周泽凯手上的菜,走到厨房开始煮饭

周泽凯也走到了厨房,洗了下手,望着郑轩

「小周你帮我把菜洗一洗,甜椒切成条,空心菜切段」郑轩一边处理着砧板上的鸡肉,一边对着周泽凯说

在两人的合作下,快速的将饭煮完,慢慢享用着饭菜

隔天下午

「前辈」周泽凯推了推身旁的人「要登机了」

「唔? 好!」郑轩揉了下眼睛说

「走吧!」周泽凯牵住了郑轩的手说

「嗯!」郑轩顺着周泽凯的力道,往登机门走去

「前辈……冷?」周泽凯摸着郑轩的手问

「有点……」郑轩小声说道

「不好意思,可以给我一条毯子吗?」周泽凯朝着空服人员问

「可以,请稍等我一下,我去拿毯子」

「这是您的毯子」

「谢谢」周泽凯接过毯子,往郑轩身上盖了上去

「小周谢谢」看着周泽凯的动作,郑轩朝着周泽凯笑道

「前辈……累……睡」周泽凯看着郑轩一脸想睡的样子,在郑轩耳边轻声说

「好……下机前记得叫我」郑轩点了点头,靠着周泽凯的肩膀,进入梦乡

「前辈,醒醒」周泽凯轻声喊道「要下机了」

「唔……到了?」郑轩抬头看着周泽凯问

「准备降落」周泽凯说「雪太大……现在可以」

「嗯」郑轩点了点头

一出机场,两人便直奔今晚要住的饭店

「前辈……吃?」放完行李的周泽凯问

「都可以,小周你挑吧!」郑轩笑道

在两人吃完饭后,走到店外,两人发现,此刻正在下雪,两人趁着一边撑着伞,一边慢慢的看着落下的雪花,慢慢的走回饭店

「……疼」回到房间后,郑轩坐在床边,两手抓着膝盖,喊道

「前辈!」周泽凯看着郑轩的模样,下了一大跳,连忙抱住了郑轩

「小周……疼……」郑轩抱着膝盖喊着

看着郑轩疼痛的模样,周泽凯慌张的打开QQ传了讯息给王杰希,过不了几分钟一通电话边打了过来

「周队? 你刚刚问的是……?」

「郑轩……膝盖疼」

「你们在哪个饭店? 我带你们去」

「XX饭店」

「我知道了,我到了,我再打给你」

「好」

10分钟后,王杰希打电话过来

「周队,我在楼下,你们赶快下来吧! 该带的东西记得带」

「好」

过了几分钟,周泽凯便抱着疼到缩成球的郑轩上了车

「周队,郑轩怎么会这样?」王杰希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周泽凯

「不知道……喻队……前辈……发烧」周泽凯皱着眉回答王杰希的问题

「你说,文州说郑轩前几天发烧」王杰希问

「对」周泽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先帮郑轩揉一下膝盖」王杰希说

「好……」周泽凯听到王杰希说的话,连忙照着做

到达医院后,周泽凯抱着郑轩和王杰希进了医院

「文州……郑轩现在的情况是?」王杰希下了车,连忙播给了喻文州

「什么?」

「周队和郑轩到B市玩,刚刚郑轩膝盖疼,疼到整个身子都缩在一起,我刚刚载他们两个来医院,周队在车上说郑轩前几天还发烧」

「阿轩的情况……杰希,等等你和阿轩进诊室,等等我来和医生说明,你听完整件事之后,千万别让周队知道」

「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周队,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要把周队排除在外」

「好,等等我告诉你,你等等轮到阿轩时,先把周队暂时先支开」

「阿轩他……」

「那这样排除周队……」

「没办法,这是阿轩的选择……杰希,请你别说出去」

「我知道了……我不会说出去」

轮到郑轩时,王杰希朝着周泽凯说「周队,你要不要先去买个热饮喝和热食,等等郑轩出来就可以吃了,毕竟B市的冬天很冷,你去买个热饮给郑轩暖暖身子」

「可是……前辈……」周泽凯抿着唇说

「周队可以放心,等等我会跟医生讲明阿轩的情况,而且杰希也会帮忙照顾阿轩」喻文州的声音从手机传出

「好……」周泽凯点了点头说,说完便离开医院去买热饮及热食

「郑轩,可以走吗?」王杰希看着郑轩问

「可以」郑轩勉强走了一步伐

「我帮你」王杰希看到郑轩的样子,连忙撑住郑轩一边,慢慢走进诊室

「他怎么了?」

「他前几日还在发烧,两天前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喻文州将两天前的事说给了医生听

「……我先开个点药给他,但……这件事我建议你,等到他回去,你们立马带他去看医生」医生严肃的说着「这个病……严重了话,会死,如果马上治疗或许不会病发」

「好,我知道了」

「对了……还有一点,你带他去看医生时要提,他的双颊开始有红斑了」

「好……」

「那就先这样……」

「谢谢您」

等到两人出来,周泽凯连忙扶住郑轩另一只手,让郑轩慢慢走到椅子,并坐在椅子上

「周队,我先去帮郑轩拿药,你现在这陪郑轩」说完,王杰希便去药房领药

「好」周泽凯点了点头说

「前辈……」周泽凯蹲了下来,递给了郑轩一杯热可可
「小周谢谢你」郑轩接过热饮,缓缓的喝了起来

「王队,给」过了几分钟,王杰希带着药回来了,周泽凯接过药袋,并把手上另一杯热饮递给了王杰希

「周队谢谢」王杰希接过热饮说「这些药……」王杰希对着郑轩和周泽凯说了服药的注意事项

说完,王杰希便载着两人回了饭店

「王杰希谢谢」准备下车时,郑轩突然说了句话

「……不客气」王杰希听到郑轩说的话后,愣了下,随后才明白郑轩说的是什么

评论(4)
热度(6)
喜愛看文的一枚學生

內有的文章也些是同人,也有的是御最近上課的課程內容

关注的博客